喜迎「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 -兼论琅琊阁之故意

2024-06-26 学佛正见

因疫情的缓和,2020.07.26末学带着兴奋的心情参与109年度的会员大会,因为除可聆听到萧导师说明讲堂未来发展的方向与其它开示外,也可知道令人期盼的正觉寺之筹建进度。当天,终于看到较完整的设计蓝图,并知道政府依照法规的审查过程顺利,末学心想如此繁琐、困难的事情,想必是在诸佛菩萨加持,老师、义工菩萨们等辛勤努力奔走下的结果,着实感动不已!

会员大会上,萧导师、理事长为大家讲解园区的规划,未来如何让海外的学人能来上密集的禅净班课程,受戒大典等亦可在园区举办。末学心中更加佩服菩萨们,有如此宏大的心愿与为海外学人细心安排课程的悲心。当时,末学也看到此建案需要一笔很大的经费,心想好大的一笔财务支出啊!惟末学觉得正觉是个财务最简朴的单位,只要是可利益学人的事,大家都会戮力同心、义不容辞,使命必达,内心更祈愿诸佛菩萨加持,让这个园区能顺利圆满!

但末学立即又起了一个念,想到近来琅琊阁们的手法,此一大笔金额的建案,应该是其可操弄与煽动之题材吧?果不其然,没过几天,琅琊阁们于2020.08.27又以此题材大作文章(《台湾第三大宗教观光景点「正觉寺玄奘宗教文化园区」?》),称:黑箱作业、财务问题等,写得恰似坊间世人最爱看的八卦素材一样。综观整篇文章,琅琊阁们仍维持一贯的作风,文中充满轻蔑与嘲讽之意,以似是而非的逻辑扭曲事实,刻意带风向。面对此一混淆视听、颠倒是非之恶意为文,实需辨正说明,以免阅闻者被误导而不自知。

该文首先重复2020.02.20《琅琊随笔(34)正觉寺的黑箱作业!》之文,质疑正觉寺的筹建系黑箱作业,剥夺护持者的知情权、建寺之目的牵强、财务规划失当等等。

该文称:「剥夺护持者的知情权:正觉寺是用「十方财」兴建,正觉同修会为何从未对大众定期公布建寺规划、筹款进度、建寺地址、营造商招标等等事宜,为何剥夺所有捐款护持正觉寺学员的知情权?这种做法是否严重违反常情常理,违反佛教僧团六和敬的大原则?」然正觉学员都知道萧导师多年来都未找到合适的建地,而本次购地时,已及时告知大众。前因「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属非都市土地使用分区及使用地须变更之建案,需经申请、土地变更、水土保持、环保评估等等冗长繁复之审查作业过程,为避免干扰,虽未明确告知地点,惟萧导师偶尔仍会提一下筹建进度,也曾告知该山坡地可向西面海,且每年会员大会一定会跟大家谈谈正觉寺的筹建进度,这些是正觉学员的共同记忆啊!现琅琊阁们于该申请建案尚未底定之时,即公开指责未定期公布营造商招标等等事宜,这合理吗?以社团法人而言,正觉同修会依法定期召开理事会、监事会,每年召开会员大会决议重要议案,请问:何来有剥夺护持者的知情权之状况?另,琅琊阁建议参考「加拿大中道佛学会」之做法,大家可上网查看(https://middlepath.ca/progress/),如以该会公告的项目内容来看,有关购买场地、土地使用变更申请、工程设计及施工筹划等状况,正觉已都告知会员了,而其他工程项目尚未开始,当然无从告知,请问:这还有剥夺护持者的知情权吗?

该文又称:「建寺目的牵强:建寺的目的一改再改,从需要根本道场、需要修枯木禅场地、满足菩萨戒场地需要,到去年年底改为「建寺是为了大陆同修」来台湾学法,而且变成萧导师要求大家必须投票给韩国瑜的理据。」,惟由2020.07.26会员大会所公布的「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之视频,就该区的建物与规模来看,有关上述的根本道场、修枯木禅场地、菩萨戒场地、海外包括大陆同修来台湾学法等之目的应可全部满足而不相冲突才是,请问:何有建寺目的牵强之说?难道建寺仅可为单一目的而建吗?再以琅琊阁所推荐的「加拿大中道佛学会」来看,该中道禅林大殿落成大典时,称:「本次完成的主体工程禅修大殿及附属绿化为整体规划一期,二期工程为接待中心居士之家和教室,以及禅修园林的建设,三期工程是佛学研究所配套设施建设,四期工程则包括藏经塔的建设。」(https://middlepath.ca/中道禪林大殿開光典禮/),显见该中道佛学会兴建此中道禅林也非仅有单一目的啊?琅琊阁是否也该称兴建中道禅林之目的牵强?

该文再称:「财务规划失当:萧导师为何在资金差一半(15亿台币)的情况下,决定耗资30亿台币建造正觉寺,而且竟然在周二讲经时段对学员募款。萧导师有没有考虑过最后资金不到位的后果,以及日后每年维护大片土地和场地的昂贵开销?」,但一般认为财务规划的目的是为达成财务目标,其规划过程就是平衡的过程,让有限的资源得到最恰当的分配。故正觉寺相关建案之经费分配,萧导师与各执事相关人员应已有详细规划,在规划与兴建过程中仍可依当时状况给予最佳的安排;且该案也非一日即可建成,需要一次性支付所有建筑费用。焉能现在就指责财务规划失当?再就中道禅林来看,该网上亦呼吁:「我们相信在两位法师的大慈悲和大愿力之下,以及我们大家共同的努力,新的中心一定能够早日落成!」(https://middlepath.ca/meditation-center-master-plan/),可见其非于筹足所有建筑资金后再开工兴建,您是否也该称:中道禅林的财务规划失当?琅琊阁们在此提醒「萧导师有没有考虑过最后资金不到位的后果,以及日后每年维护大片土地和场地的昂贵开销?」,看起来似为善意,但事实上,其标题早已定为「财务规划失当」,显见这才是其真意?

以上三点是2020.02.20所提出的质疑,其虽非事实,但因属事相,故正觉不予回应,但琅琊阁应该是觉得此说法很有理,故再提醒读者回顾一下该文《琅琊随笔(34):正觉寺的黑箱作业!》,故末学代为提出说明,惟如孟子所言:「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本次文章,琅琊阁们又提出「正觉寺」为何变成「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之质疑,其理由有三:「正觉寺筹备处」名不符实,隐瞒加建项目、建寺目的不合理、「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不是纪念玄奘,是为了渗透萧平实转世神话等。

该文称:「如果正觉同修会要加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将本来单纯的正觉寺大幅度扩建并且更改使用性质,变成『台湾第三大宗教观光景点』,应该另立项目募款,或是在更改计划的最初就在官网以及电子报等渠道,对内对外公布消息。」一般而言,一间寺庙最基本的组合应包括:大殿、藏经阁、斋堂、男寮、女寮,而「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之组合除上述一间寺庙之基本组合外,仅再加上玄奘文化中心,难谓有大幅度扩建并且更改使用性质之状况。另依「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规则」之规定,本案由住宅小区改为文化宗教建筑,且开发之土地面积已达二公顷以上,应变更为特定专用区,而正觉同修会自1997年成立伊始,即极力宏扬大乘佛法精髓的第八识如来藏正理,并揭橥及教导学员亲证禅宗祖师开悟所证的真如心如来藏,可谓「宗、教俱宏」!这与玄奘大师当年译经造论阐释如来藏唯识妙义,并且适时帮助缘熟的弟子实证如来藏,完全契合!故筹备处职事菩萨们,依园区土地作整理且十分适切的规划,在「正觉寺」外增设「玄奘文化中心」,使整个园区成为「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既无唐突更有相互辉映之功。另,有关『台湾第三大宗教观光景点』之说法,其虽隐含有轻蔑之意,但菩萨生生世世在人间,需利乐众生与广结善缘,如果一般大众愿意到「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来,得以藉此因缘得闻佛法,谁曰不宜?故该文所称:「『正觉寺』募款的名目与实质不符,其中很多募款其实是误导护持者所获得的款项,从世间人情法理来看,这种做法有欺诈捐款者的嫌疑,从佛教戒律来看,有欺诈十方财、妄语、和覆藏的过失。」则纯然是从一己狭隘观点所作虚妄揣度,也显有恶意之故意指责的意味。

该文又称:「根据上面的建寺计划书显示,当日申请建造『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的目的是『现有道场不敷使用』。除了每年两次的禅三,大溪祖师堂长期空置,台北圆山讲堂日间同样无人使用。『现有道场不敷使用」是如实语吗?』从这段话,不免令人怀疑琅琊阁们,如果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宅男部落客」,大概就是从不在正觉担任义工,不曾付出劳力心力为大众服务的「闲云野鹤」!且不说大溪祖师堂其规模、格局及设施,本来就规划作为举办禅三的场地,不适合作为大型共修法会之用。至于台北圆山讲堂,只要正觉学员都知道是位在台北市区忙碌的办公大楼之内,目前利用少数周末假日举办的大悲忏或菩萨戒布萨法会,都会偶而引来其他住户的微词;为了敦亲睦邻,对于每日晚间上课的学员,讲堂都还不时倡导应注意乘坐电梯上下楼、走动、饮食、交谈等规矩及礼仪,除了方便居住或在市区上班的学员前来上课共修外,使用上的限制其实很多!尤其像在过去有大陆同修前来受菩萨戒,必须利用整星期白天的时间为他们讲解戒相课程,这对台北讲堂其他大楼住户造成的不便,不难想象;而如果琅琊阁们曾经在这时担任过义工,相信对于这些远道而来的大陆同修们,整整一星期中挤在讲堂狭小空间上课、用餐,却仍极有耐心地用心听课,一定也会印象深刻!竟提出怀疑:「现有道场不敷使用是如实语吗?」如果不是我们前面说的「不食人间烟火」或「从来不担任义工」,恐怕只能以「木石无心」或「恶心故意诬蔑」来理解了!

有关:「大陆地区目前限制申请来台,请问正觉同修会统计过到底每月有多少大陆学员计划参加正觉寺的『七天修行团』?如果『七天修行团』真的能成团,请问到底有多少台湾学员能够支持『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的运作?」,有关大陆同修来台之问题,现在不易回答,但因世事难料,就像1987年前,鲜少有人想过能去大陆,大陆同胞可来台湾;而台湾学员能否支持「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运作之问题则较易回答,答案是:没问题的。

有关:「最根本的问题是:大陆同修学法,为何非要长途跋涉来台湾上课?为何不可以提供免费的网络教学?再以加拿大中道佛学会为例,他们的初中高级课程的教学视频、讲义、以及音频全部免费放在网络上给全球所有学人免费参考,想护持的人可以直接通过网络捐款。为何正觉不效法这种公开、透明、免费、方便的弘法方式和募款方式?」,我们先来看二段报导:「新冠肺炎爆发以来,疫情肆虐,导致很多国家的学校都得停课或转为在网络上上课。台湾为少数学校没有停课的特例,得以继续提供学生珍贵的师生互动、有温度的教学质量,实在非常令人引以为傲。」(林逸凡,2020-08-03)、「我为什么要花250万念在线课程?」去年8月辞去工作在家专心准备留学,26岁的陈○○好不容易申请上理想的英国商学研究所,如今人生计划被疫情全盘打乱 。(天下杂志,2020-04-25)由这些报导可知,世间法上的教授,仍以面对面授课为主流,且效果最佳。至于正觉教团在教学上,以「无相念佛」法门为方便,而后转进成就看话头功夫,深入中国大乘禅宗实证佛法第一义谛,这一切都赖学员具有实修实炼的真实功夫!但「一样米养百样人」,又说「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学员的心性、慧解也会因每个人不同的因缘而差异万般;自然以采取当面教授,能适时解答学员疑惑,乃至利用小参详细为其去拈解缚最合适!反之,采取网络视频或书面讲义授课,难免学员于功夫、行门甚至法义有误解,因而积非成是,终致耽误法身慧命之长养!

该文铺陈至此,似有些关心之处、也有建议之点,但如同琅琊阁们前面已发布的文章一样,话锋一转,即开始展开猛烈攻击,如指陈:「正觉寺玄奘文化宗教园区」不是纪念玄奘,是为了渗透萧平实转世神话?七集「玄奘文化千年路」反复宣传的是错漏百出,颠倒佛说的「伪佛法」,而且偷偷摸摸、遮遮掩掩地对大众渗透「萧平实定中梦中看见的画面就是绝对真理」等等,这些从自己黑暗的内心现行出来的谩骂与人身攻击,已经到了令人「不忍卒睹」之地步。抹黑是一种旨在破坏一个人或团体的名声、信用和人格的一种有意且预谋的行为,其经常使用难以证实的谣言、扭曲或半真半假的讯息,或甚至以谎言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这篇文章亦不例外。试想正觉同修会自始至终都是强调八识、有一个真心如来藏的正法团体,这个如来藏记载着古往今来、一世又一世的点点滴滴,更强调因果关系,怎么可能做出违背良心、造作大恶业的事哪?最后,末学仍期待琅琊阁们只是因一时的走岔路,正觉这个大家庭仍期盼您们的归来。

点赞

评论问答

相关阅读

【文化大咖齐聚华岩畅谈九龙坡】“心中有风景·读懂九龙坡”莲心茶会昨日在华岩禅茶院 【文化大咖齐聚华岩畅谈九龙坡】“心中有风景·读懂九龙坡”莲心茶会昨日在华岩禅茶院

首届佛艺展展示中国佛教文化艺术精品 首届佛艺展展示中国佛教文化艺术精品

首届中国嵩山永泰素食文化节将于10月9日举办 首届中国嵩山永泰素食文化节将于10月9日举办

巨赞法师:宗教与民族性 巨赞法师:宗教与民族性

复旦素食文化协会五周年庆典系列活动之一:校园健康素食DIY 复旦素食文化协会五周年庆典系列活动之一:校园健康素食DIY

青原山素食文化旅游节 青原山素食文化旅游节

宗教概说:第十二课、新兴宗教介绍 宗教概说:第十二课、新兴宗教介绍

宗教概说:第八课、天主教概说 宗教概说:第八课、天主教概说

法苑谈丛:(五)石窟 第五章、佛教文化艺术 法苑谈丛:(五)石窟 第五章、佛教文化艺术

浓烈南美风情:墨西哥美味素食文化 浓烈南美风情:墨西哥美味素食文化

玄奘 (饮誉天竺 留芳华夏) 玄奘 (饮誉天竺 留芳华夏)

第50集 所有宗教都是一样的吗? 第50集 所有宗教都是一样的吗?

第002集 佛教不同于宗教的特色为何? 第002集 佛教不同于宗教的特色为何?

一贯道之异于中国传统文化──佛教 一贯道之异于中国传统文化──佛教

弟子掉入放生池,禅师故意不救,助弟子破愚开智 弟子掉入放生池,禅师故意不救,助弟子破愚开智

星云法师谈修行:我的宗教体验(一) 星云法师谈修行:我的宗教体验(一)

星云法师谈修行:我的宗教体验(六) 星云法师谈修行:我的宗教体验(六)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8节:第二章 随机而变,智慧胜于机巧(1)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8节:第二章 随机而变,智慧胜于机巧(1)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26节:第四章 将倔进行到底(5)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26节:第四章 将倔进行到底(5)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38节:第六章 无须畏惧貌似强大的对手(2)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38节:第六章 无须畏惧貌似强大的对手(2)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18节:第三章 无权无势,也能成为命运的强者(4)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18节:第三章 无权无势,也能成为命运的强者(4)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19节:第三章 无权无势,也能成为命运的强者(5) 佛教故事:玄奘精神 第19节:第三章 无权无势,也能成为命运的强者(5)

晋城香积斋:传素食文化 享祥和风情 晋城香积斋:传素食文化 享祥和风情

曹洞宗开山祖师——洞山良价大师传之后记宗教 曹洞宗开山祖师——洞山良价大师传之后记宗教

惟贤法师:玄奘精神与人间佛教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03)“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03)“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78)“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78)“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85)“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85)“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92)“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92)“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67)“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67)“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24」“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24」“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1」“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1」“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5」“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5」“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63)“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63)“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47)“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47)“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0」“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0」“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2」“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2」“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9」“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9」“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6」“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6」“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52)“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52)“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51)“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151)“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8」“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8」“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7」“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47」“法施”分享

素食天堂——新加坡素食旅游文化 素食天堂——新加坡素食旅游文化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9」“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9」“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3」“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3」“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4」“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4」“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8」“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8」“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5」“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5」“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1」“法施”分享 猴年365天药师禅文化传播年「连载251」“法施”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