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境法师 | 止觀坐禪:四禪八定(四)

2022-05-18 22:40

       戊二、證未到地定相(分二科);己一、明證相

第二種證未到地定的相貌。分兩段,第一是證相,第二明得失。未到地定證的相貌是什麼呢?成就了未到地定是什麼相貌呢?這個未到地定怎麼講呢?「未到地」就是沒有到初禪,這句話就這麼講。就是在初禪以前的境界,也是超過了欲界定以後,欲界定以後,初禪以前的中間的這個定,這叫做未到地,也叫做「忽然湛心」。這個「忽然湛心」在經論上我們沒看見過這個名字,但是這個名字從那兒來的呢?是我們中國漢人古代的禪師取的名字,我們古代的漢僧得過這種境界,得過這種定,取個名字叫「忽然湛心」,這個忽然湛心現在不用解釋。

第一段明證相,得未到地定的相貌是什麼呢?由前面欲界定這個細住一坐下來的時候,心裡面很寂靜、很明了,繼續這樣努力的去靜坐,就是修這個念出入息,繼續的這樣用功。繼續用功,時間久了就進步了,喔,這個境界變了,變什麼境界呢?忽然間不感覺有這個身體了,前面是感覺如雲如影,現在連影也沒有了,這個身體沒有了,坐的這個座位也沒有了,裡面的身體,外邊的房子什麼,統統都沒有,只有這一念明明了了的這一念心在這裡,其餘的統統都沒有了,這就叫做未到地定。這個境界也是很好,超過了欲界定。若是有的人不明白,沒有學習過禪波羅蜜這個禪的事情,沒有學習過,他靜坐到了這個境界就誤會,說我得無生法忍了,是大菩薩境界了,容易有這誤會,實在這不是,這是未到地定。這裡面也有深淺的不同。

       己二、明得失(分二科);庚一、定心過明;庚二、定心過暗

第二明得失。怎麼叫做得?怎麼叫做失呢?我們先說失,就是得到未到地定的時候,如果你雖然不見到這個身體,身體沒有了,座位也沒有了,這個地方統統沒有了,猶如虛空的境界。當然,你在這個境界上這樣就是很正常,但是有的人在這個時候有不正常的境界出來,什麼境界呢?簡單說有兩種,假設你在夜間靜坐,忽然間看見太陽,啊,虛空裡很光明,看見這個境界,有這個境界;或者是在夜間靜坐的時候,看見牆外頭,看見有人到廁所去。我們看《虛雲老和尚年譜》,你看有這個事,虛雲老和尚就是有這個境界,在禪堂裡夜間靜坐,有人到廁所去,中間有很大的距離,也有很多牆,都有房子,但是他在這兒坐著的時候就看見。有人說這就是得天眼通了,是不對的,不是天眼通,這就是未到地定裡面一種邪相,這是不對的。或者見到種種的光明;或者白天靜坐的時候,眼睛雖然閉上,就看見星辰了。白天有太陽的時候,我們很難看見星辰的,但是他靜坐的時候就能看見,實在這也不是好境界,這是失,這是不對的。說得呢,你要知道這個境界是不對的,不要愛著它,應該把它去掉,怎麼樣去掉呢?我們這裡不說,後邊再講。

這是明證相、明得失,這是未到地定。我們剛才解釋禪的時候說它叫三昧樂,有樂。到了粗住、細住的時候,心裡面還沒有樂,但是也很輕快,到了未到地定的時候,樂就增長了很多,但是還不是很廣大的,還不能稱為禪樂的。另外,欲界定和未到地定這裡面還有很多事情,在這裡沒有講,等到初禪的時候再說,還有很多事情的。欲界定和未到地定,現在再說一句,為什麼叫欲界定呢?就是我們這個欲界的身體,我們現在這個身體不是色界天的身體,我們是欲界人。佛教裡面劃分的區域分成三種,就是欲界、色界、無色界,我們是在欲界,我們這個身體是欲界的一種果報。我們想要得初禪,就是跳出去欲界到色界天去,是這個意思。但是現在這個定的境界雖然由粗住到了細住,但是始終還是有這個身體存在,始終還是有這個身體,這個身體沒有滅,沒有空,所以叫做欲界定。

未到地定他還沒到色界定,但是已經把欲界的身體空掉了,你在這個定的境界繼續的進步,不感覺有這個身體了,就把這個身體沒有了,所以就超過了欲界定。還沒有到初禪,雖然超過了欲界定,可是還沒有到初禪,所以只是空的境界,就是欲界和色界中間的境界。經上講:得到未到地定的人,如果他這個時候死掉了,他到什麼地方去呢?就是他到欲界頂天―—他化自在天去,他生到那個地方去。如果我們相信念佛法門,念阿彌陀佛,求生阿彌陀佛國,由他這個願力也可以到佛世界去,因為他有定的功夫,心有力量,臨終的時候心不顛倒,他念阿彌陀佛的話,阿彌陀佛放光接引,他就去了;他自己還是不能去的,要阿彌陀佛來接,他才能去。這是證欲界定和證未到地定這兩種。

       戊三、明證初禪相(分二科);己一、明初禪發相(分四科);庚一、明初禪發相(分二科);辛一、八觸

第三段證初禪相,正式說明初禪的行相,你得到初禪是什麼相貌呢?這裡分成兩段,己一明發相,這裡分成四段。己二是辨支相。發相就是初禪的境界現出來了,叫做發,由你繼續靜坐的功夫進步,初禪的禪定現出來了,叫發。這裡分成四小段,第一段是證明初禪發相,正式說初禪定現出來了,初禪現出來是什麼樣子呢?未到地定的時候,你在這裡坐,這個身體沒有了,座位也沒有了,這個房子也沒有了,猶如虛空的境界,心裡面在那裡寂然不動,這個境界明明了了的。得到未到地定以後,容易得初禪,初禪容易得,未到地定不容易得的,很難的,當然有的人也可能容易的,也不完全一樣。就在這個沒有身體這個猶如虛空的,寂而常照、照而常寂的這個境界繼續不斷地用功的時候,你的功夫進步了,喔!忽然間你就感覺有了身體了,身體又有了,這個身體什麼樣?也是如雲如影,感覺有身體了,如雲如影的那樣子。在這個如雲如影的時候,就有八觸現出來,有八種觸。一個是動,就是裡邊動,外邊不感覺動,外邊不動,就是身體裡邊動。這個動,有的人先從頭頂開始,然後漸漸的普遍到全身,有的人先從腰這裡開始動,有的人從腳感覺那裡有動,慢慢的遍至全身。

天台智者大師他說:從頭開始動,他有可能會退,有可能這種定會退掉;若是從腳開始動,向上動,他的定就容易進步,向上進步的;若是在腰部先開始動,表示你這個禪定在這個時期能住下來,在這個禪定要住一個時期的,也不會退掉,也不容易進,有這種說法。我們中國古代的禪師多數是(不全是),多數是先有動,有動的感覺。但是我們讀《瑜伽師地論》,他說是先有重觸,輕重澀滑--動癢涼暖,輕重澀滑。先有重,感覺這頭頂先是重,有重的感覺。有重的感覺一現出來的時候,這個身體裡邊有輕安風,或者是有動觸,或者是重觸,有八種,也有的地方說十六種的,其中總是有一種,有一種感覺以後,這個身體有一種輕安風,就是裡面有風,叫做輕安風。這個風在裡面一動的時候,你感覺快樂,這個快樂是非常的美妙。它漸漸的遍滿全身,逐漸的遍滿全身,如果沒有失掉,逐漸的遍滿全身,有殊勝的快樂,這叫做八觸。八觸,可能這個禪師也可能就發一、兩種,或者發了動觸完了以後,又發了重觸;或者是感覺得到了熱,或者是涼,其中有幾種,不一定是完全都發出來的。完全發出來,好,不完全發,也可以說是初禪的。有的人全發,有的人不全發的。發出來以後,因為修行的事情,這個禪定是有深有淺的,你靜坐一開始發出來以後,你這一坐你可能坐幾小時以後,你出定了,出定了,你有什麼事情做完了,你又靜坐,又發。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你這個定的力量就加深了,就深妙了。

這個觸,頭一次是動觸,第二次也可能是重觸,也可能是熱觸,那麼你不斷的這樣子入定,就可以完全發,那麼叫做具足住,這叫初禪具足住,你就是圓滿,得大自在了。出禪也自在,入禪也自在,住在禪裡也是自在的,叫做具足住。發到這種時候,這個坐禪的禪師是經過長時期的努力,受了很多的辛苦,這一天有這麼好的成就,有這麼殊勝的快樂,心裡當然是很歡喜,和以前完全是不同了,那麼他得到初禪以後,他這個時候這個果報,這個身體是欲界的,但是他這個禪定是色界的,不是欲界的。底下還有十種功德,我們下一次講。


热门主题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