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莲集

2024-07-04 善女人往生传

种莲集

(清)陈本仁

邵媪

邵媪常熟邵子寅茂才之母也。素奉佛。道光十八年十二月。微疾。忽谓子寅曰。尔于明日。迎妹归。子寅从之。而莫测其所谓。

次日妹归。媪曰。吾今日欲逝。以了母女因缘耳。女闻而哭。媪笑曰。死生一幻相也。遂与言他事。至午曰。时至矣。子寅问何往。媪以手指空曰。佛来。遂逝。

邵媪是常熟人邵子寅的母亲,平常就念佛。在道光十八年十二月,生小病。有一天,她告诉儿子说:你明天去接妹妹回家一趟。子寅说好,可是却不知为什么要接妹妹回家。

第二天,子寅把妹妹接回家里。母亲就说:我今天要走了,我已经了了我们母女之间的因缘了。女儿听后就哭了起来,母亲笑著说:生死只不过是虚幻的形相而已。于是就和家人谈论其他的事。

到了中午的时候,母亲说:时间到了。子寅就问母亲要去那里?母亲用手指著空中说:佛来了。于是就往生了。

张氏

张氏金山县人。自幼即信净土。为人淡朴。素善病。而念佛不辍。受三皈五戒。不愿有家缘。然幼已许字王生。遂于嘉庆二十年于归。

年余归宁母氏。适病剧。延道俗行人同声念佛。亡何。喘急。嘱扶起。面西坐。诵弥陀经及佛名。目荧荧上瞩。面含笑容。顷之乃瞑。

金山县人张氏,从小就修净土。个性很淡泊朴素,虽然经常生病,但一直念佛不停。她受过三皈依及五戒,不愿意嫁人生子。但由于从小就许配给王生,所以只得在嘉庆二十年时出嫁。

嫁了一年多之后,她回家探望母亲。结果在娘家病得很重,家人就为她请了出家人及在家的修行人,为她助念。不久之后,她喘得很厉害。随后,她叫人把她扶起来面向西方坐著,在大家诵《阿弥陀经》及称佛名号声中,她眼睛发亮的向上看,而且面带笑容,后来才闭目而逝。

丁氏

丁氏金山人。其伯姑王氏。劝之念佛。同日秉受皈戒。王先逝。丁氏见其临终正念。愈自感奋。克时课诵。回向西方。居常作诸功德。并戒杀放生。一师王氏遗法。

有女适太原。病疯。教之念佛。安然化去。逾年。丁氏病中满。转侧维艰。临终力疾起。面西坐。呼家人诵弥陀经及佛号。甫百余声。观其若有注视。问见佛菩萨否。首微颔之。顷之声息俱灭。时在道光八年五月九日。

丁氏是金山人,她的伯姑王氏,劝她念佛,于是两人一同去皈依受戒。后来王氏先往生,丁氏看到王氏临终时能正念往生。受此鼓励,她自己就更加精进。每日定时念经诵佛,回向西方。平常就做功德,并且戒杀放生,完全依循王氏的修行方法去做。

后来,她嫁到太原的女儿得了肺痨,她就教女儿念佛,结果女儿死时很安详。过了一年,她自己得了肝硬化,末期产生腹水,连转动身躯都很艰辛。临终时她拼命抱病起身,面向西方坐著,叫家人诵《阿弥陀经》及佛号。佛号念了一百多声之后,家人见她似乎在注视什么东西,于是就问她说:见到佛菩萨了吗?她微微点头。不久,她的念佛声和呼吸都停止了。那时是道光八年五月九日。

陆孺人

陆孺人苏州人。归太学生包心愚。事姑孝。尝侍疾不解带著累月。心愚故勇于为善。凡造桥修路施衣放生诸事。恒戚然于心。孺人必尽力赞成。

幼尝浮海参普陀。中年后足不逾阈。晨起诵经咒及佛号。四十年中无一日闲。道光二十七年四月初感微疾。告子妇曰。夜梦古衣冠三人相招。谓我念佛至诚。即日令我见佛矣。

初八日淩晨。西向念佛而逝。年八十五。

陆孺人是苏州人,嫁给太学生包心愚。她对婆婆很孝顺,曾经一个多月衣不解带的侍候婆婆的病。她的丈夫很能做善事,凡是造桥、修路、施衣、放生等种种善事,经常记挂心上,而她也都尽力协助完成。

小时候她曾经坐船到普陀山礼观音,中年之后则足不出户。每天早晨起床之后,她就诵经、诵咒及念佛号,四十年来没有一天间断过。

在道光二十七年的四月初,她生小病。几天之后,她告诉儿子及媳妇说:我昨天晚上梦到三位穿著古时候衣冠的人,他们向我招手,告诉我说,由于我很诚心诚意的念佛,因此今天就要让我见到佛。

到了初八日的淩晨,陆孺人就面向西方念佛而逝,她活了八十五岁。

钱氏

钱氏名兰贞。苏州人。幼即居止端庄。适顾淦为妻。后因怀孕。遘疾甚危。半体皆冷。神识鍪乱。有至戚省之。劝其夫立誓戒杀。诵观音圣号。从之。三日汗下。其疾若失。

自是钱氏归心净业。每夜焚香诵大士号。虽严寒酷暑勿间也。道光二十八年冬染咯血疾。渐增剧。延至二十九年十月八日。忽曰。苦海茫茫。三日可出矣。

初十日清晨。令设香案于床右曰。今日决定往矣。口中仍诵大士号。顷之忽称阿弥陀佛。至申刻声渐微。向西吉祥而逝。翌日天明,顶相犹温。年二十九。

钱兰贞是苏州人,从小就举止端庄。后来嫁给顾淦。她怀孕时病得很严重,半个身体都冷了,神识也陷入昏乱的状态。这时有位近亲来探病,就劝她丈夫要发誓戒杀,并且要诵观世音大士的圣号。她丈夫就照著做,三天之后,钱氏出了一身大汗,病就好了。

从此以后,钱氏就求往生净土。每天晚上一定焚香念大士的圣号,大冷天大热天都不间断。在道光二十八年的冬天,她得了吐血的病,病情日渐转剧。到了第二年的十月八日,她忽然说:这种苦海茫茫的日子,再过三天我就可以脱离了。

初十的清晨,她叫家人在床的右边摆了烧香的桌子。她说:我今天决定会往生的。于是口里称念大士的圣号,不久之后,她忽然改念阿弥陀佛。她念佛念到下午三点时,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就面西而逝了。到了第二天淩晨,她的头顶还是暖的,那年她二十九岁。

易特墨太夫人

易特墨太夫人。法名莲如。满洲正红旗人。勤俭仁慈。睦族情殷。相夫教子。孜孜不倦。故依太守勒通阿劄分转拉芬阿。二公出仕。卓著政声。秉母训也。

太夫人中年茹素。潜心净业。每日定课诵佛号两万数。无间寒暑者二十余年。

光绪元年。寿六十二岁。忽于冬月望后,神气不爽。告家人曰。我见佛像数尊。并童男女。手执幡幢。均来接我。已自定期于二十七日午时。往生西土。

因将存储衣饰。分散媳女诸人。并嘱持身处世。俱以方便为本。余无他言。届期趣令阖宅眷属。环跪诵佛。遂合掌趺坐。朗宣佛号而逝。

易特墨的母亲,法名叫莲如,是满洲正红旗人,她很勤劳节俭,而且仁慈,对族人都很照顾。相夫教子,孜孜不倦。两个当官的儿子,政绩都很显著,实在是从小母亲教导有方的缘故。

太夫人中年开始吃素,专心修净土法门。每天固定要念两万声佛号。二十年来不曾间断。

光绪元年,她六十二岁那年的冬天,过了十五号之后,觉得精神和力气有点衰退。她告诉家人说:我见到好几尊佛像,还有手里拿著幡幢的童男童女,都来迎接我。我已经自己定了二十七日中午时分,往生西方。

于是她就将自己的衣服及首饰等物,分赠给媳妇及女儿等人。并且嘱咐她们待人处世的道理,告诉她们一切都要以方便权宜作为根本。除了这些话之外,她就不再多说其他的话。

到了二十七日中午,她叫全部的眷属,全都环绕著她跪地诵佛名。而她自己则合掌趺坐,朗声念佛号而逝。

点赞

评论问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