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请吃素|52岁被宣判乳癌最多活6个月,她通过改变饮食自愈,10年后连续366天每天一个马拉松

2022-05-23 13:52



► 有多少人能跑完1次完整马拉松的?没几个吧~乃们中又有多少人能连续365天跑上整整一年马拉松的?更是少数吧。

乃们中有多少人在大海上连续航行4年,有多少人战胜过癌细胞,又有多少人比医生宣判的“死亡时间”多活了10年的?

这对60岁老夫妇,把你们所有人想到、想不到的事情,都做到了。


 癌症突然光临

► 相信直觉:放弃传统治疗
2002年,Janette被诊断为恶性乳腺癌。医生告诉她,她最多还能活6个月,肿瘤已经有3厘米大,而癌细胞已扩散到了胸壁和淋巴结系统。

Janette根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诊断结果─她只有52岁,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还有一个孙子。

医生建议她做传统的化疗和放射治疗,化疗可能会再延长她6个月左右的寿命。“我对这个建议的第一反应就是,进一步向身体妥协压根儿没有意义。”Janette说,“对于我来说,更显而易见的处理方式似乎应该是重组身体,让其重新焕发活力,这样才能逆转情况。”

“本能告诉我,光治疗表面的症状不会解决根本问题。我也不觉得自己会死于癌症,所以我把这次的诊断结果当做给自己的一个挑战。”

她说,“对我来说,这似乎只是身体发出的一个讯息而已,它告诉我它出问题了,需要维修了。”

► 两次探险接触到高毒物质

Janette和她丈夫Alan的大半辈子都在旅行中度过。他们20刚出头就结婚了,有2个孩子。为了给他们的小家庭找到一种健康生活方式,这对爱冒险的夫妇带上还很小的孩子们,离开祖国新西兰开始航行了。

他们的船很酷,是完全自给自足的,凭借着四面来的海风,他们穿越了南太平洋,沿途还在拉罗汤加岛
密克罗尼西亚群岛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这样的地方旅行、生活和工作。



“我们在海上的航行时光真是不可思议。”Janette回忆道,“那几年我们从自己身上学到了很多。

在家教育孩子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我们一家人也因此变得更亲密;我们的生活毫无压力,我们的食物大多是新鲜果蔬,居住环境也很干净。”

幸运的是,他们在海上航行的这4年都很顺利,仅仅发生过一次事故。当时Janette在维护整修他们的船,事故发生后,她的全身都染上了海洋涂料,这些涂料都是高毒性物质,Janette的头发、眼睛、鼻子、耳朵和嘴里都有,她还不小心吃进去了一些,Janette大面积皮肤都染上了涂料,3个月之后,她的皮肤才完全恢复。

可是皮肤是身体上最大的器官,这么大面积地暴露在高污染物质下还真是挺严重的!

在南太平洋航行4年后,他们一家又开始了第二个4年冒险:在欧洲内陆河边生活和工作。


“这次探险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Janette说:“那期间,我也接触过切尔诺贝尔核泄漏事故遗漏的有毒物质。

现在才想起来这两次暴露在高毒物质的经历,我想我的身体在那时
肯定就已严重透支。”无论是其中之一还是两者共同作用的结果,Janette确定乳癌的种子在那时已经埋下。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原因来解释我得乳癌这件事了。”她说“确定了原因之后,我感到有股强大的力量驱使我应该做些什么,我不再怀疑,不再在治疗上下赌注,对结果也不再恐惧。

我知道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为之尽100%的努力。”

 
身心灵的全息治疗 

家人对于诊断结果的第一反应就是,尽量多地搜集乳腺癌的各种资料,可能的病因和推荐疗法,同时,他们也深入了解了自然全息疗法和转变生活方式,这两者可能会带来最积极的结果。

“我们需要了解所有的可能性,这样才能更有预知性地做出抉择。”

Janette在她的自然疗法师的帮助下,开始了基于身心灵的全面疗法,包括静脉注射提升免疫系统、红外线排毒疗法、臭氧治疗以提升身体的含氧量、呼吸疗法、有氧运动、视角疗法、冥想、正面思考、精神知觉等等,并且通过果汁、小麦草和生食等大大提升了身体对营养的吸收率。

在开始治疗的6个月中,Janette每周有5天都会在自然疗法中心接受治疗,每天3小时,以此帮助提升免疫系统。

她加大了自己的日常运动量,开始瑜伽和长跑。“瑜伽让我重新整合自己,让我开始深入内心和给自己无条件的爱。而长跑对我来说就是冥想。我在山道上跑,或赤脚在沙滩上跑。这种重新找到自由的感觉,就像小时候跑步一样。”

每天的红外线桑拿把排毒过程最大化。“我可以明显感受到毒素由身体排出,我也很享受这些过程。”

“我对营养的摄入率得到巨大的提升,从而开始认真地榨汁喝。榨汁让我吸收到更多的营养,因为我不可能一次性吃掉那么多的食物,但如果1杯果汁有4根胡萝卜,我一天可以喝4杯果汁。


那6个月里,我觉得我每周可能都要消耗掉一货车的胡萝卜吧!我的手都变成胡萝卜色了,但是我不在意,因为我感觉超级有活力!”

“我也开始吃小麦草了,当我知道到1盎司的小麦草汁所含的营养素相当于2磅的绿叶蔬菜(这可比大多数人一周摄入的量都多啊!)后,我就毫不犹豫地喝它了。”

除了提供身体所需的所有维他命和矿物质以外,小麦草汁也有身体制造完整蛋白质所需的氨基酸。

像所有其他的绿叶蔬菜一样,小麦草的叶绿素含量也很高,这对于身体来说,就是纯氧分。摄入身体时,小麦草汁首先融入我们的血流里,使血液乃至全身充氧。

“在我对乳癌做调查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其实正是停止癌细胞扩散中最关键的一步。”

Janette说,“
癌细胞在有氧环境中不能存活,所以我越是加大有氧运动的力度、越是有意识的呼吸和喝越多的小麦草汁,就越有好处!


100%生食
让生命从未如此清晰

► 6个月生食,癌症细胞完全消失

Janette大半辈子都吃素或纯素,治疗期间,她决定开始“素到100%”!于是她将把熟食从自己的饮食中去掉,以此将营养的摄入率最大化。“我简直不能相信吃100%的生食第一周就给我带来巨大的变化。首先我感到思维变得很清晰,做决定时不再犹豫不决。周围一切在我眼里都变得清晰无比,毫不犹豫。”

“在第一个月生食生活后,我的体重减掉了15磅,我的BMI指数略低于标准水平。但后来的一个月里,我的体重又回升了几磅,那之后就没有变过。”Janette说。

在最初的6个月里,Janette的身体重现了之前身体遭遇过的损伤,很明显是因为没有完全恢复。例如那次涂料事故她的肘部受伤后,手臂就伸不直了。

这次,她的肘部跟刚受伤时一样疼,疼痛感持续了10天。当痛楚消失后,她竟然又能够伸直手臂了!

“我还发现我比以前更有能量了,体能也变好了,这在我长跑和体能训练时体现的特别明显。毫无疑问,100%生食对我的整个疗愈过程起到巨大改变作用。”

真是有趣,尽管Janette对生活方式的改变很微小,但是由此产生的结果却真的很大!

“我真的只是需要停止吃那些奇怪的杯子蛋糕、三明治、意面,还有不再吃炒蔬菜而已。”Janette笑道,“我在还是小孩时就不吃肉了,青少年时代开始不吃奶制品,而且从来没吃过加工或垃圾食品。所以吃100%生食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但它却极大地逆转了我的健康状况。我不仅有了更清晰的头脑、更好的体能、旧伤痊愈和健康的感觉,而且我竟然自己治好了我的癌症!”

► 决定将生食进行到底
Janette被诊断为乳癌的6个月后,她的生命并没有结束,身体里的癌症细胞全部消失了!她完成了免疫系统的清理和疗愈,同时也决定将生食进行到底。

她很快补充到,这关键的6个月里同样也充满了爱和笑声,还有来自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我很感恩爱我的家人,他们为我的病做各种调查,还给了我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

她强调,“
最重要的是,他们对我所做的选择有着坚定的信念。我相信无条件的支持在身体疗愈里的作用也是至高无上的。”

“我现在又有了2个孙子,做出生食疗法这个选择之前我以为自己不会有机会认识他们呢。”

她热情而坚定地说,“我发自内心感恩我被诊断为癌症和治疗癌症的这段经历,因为我的健康状况因此变得更好,意识也变得越来越觉醒。当你开始生食饮食时,每一天都是兴奋无比的!”

经历过这次命运转折点之后,Janette和丈夫Alan在加拿大温哥华岛上创办了Centre for Optimum Health (健康最佳化中心).

他们提供基于身心灵的全息生食生活方式的项目,也赞助举办每周一次或每月一次的生食potluck(带餐聚会),提供一些生食方面的培训课程。现在中心有20个员工,都是100%的生食者。





每天一个马拉松
破了世界纪录

之后的Janette并没有停止乐活的生活方式,她与丈夫一起登上了2013年多个新闻平台。他们跑遍了澳大利亚,连续跑了366天马拉松,总里程是9776.75公里,打破了世界纪录。

而唯一支持他们的“燃料”却是生水果蔬菜!




那一年Janette64岁,丈夫Alan68岁。在马拉松旅途的新年里,他们说:“我们停下来吃了些香蕉,喝了绿色果昔。”

没错,他们在整个旅途中,只吃生食,他们俩一天能吃几十根香蕉。“我们觉得现在的体能比我们60岁之前都好。”





在他们完成366天马拉松的时候,2013年12月31日,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两百多人激动地围观他们。

他们甚至有了自己的官方网站:RunningRawAroundAustralia.com
他们也做公益,为好多其他公益组织筹款。


2013年,Janette被评选为“年度纯素者”!

这就是他们的故事,对您有什么启发呢?


热门主题

随机推荐